您的位置:首页 > 党建 > 正文

北京最后一片稻田

来源:网络 作者: 时间:2019-01-10

“稻花香里说丰年,听取蛙声一片。”这幅田园美景如今在京郊已经很难看到,老北京人记忆中的十万亩京西稻田如今只剩下了1600余亩,作为农耕文化的象征留存在海淀区上庄镇,成为一个辉煌的背影。再有二十天左右,又一季京西稻将迎来收获。

历史之盛

康熙育种皇家特供

如今的京西稻主要集中在海淀区上庄镇,这1600余亩水稻田也是北京最后一片稻田,普通的农事已经被冠上了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名号。解放初期,北京曾经有5.81万亩水稻田。从上世纪50年代起,京西稻由国家统一收购、上调、专仓保管。据上庄镇村民回忆,除了一人一年五斤大米的口粮,留点种子,其他的全部上缴国家粮库。入库稻谷按一、二级标准收购,由西直门粮库加工成“特贡”大米,作为中央机关用米。“三年自然灾害”期间,很多农民偷偷拿出京西稻米,与城里的富裕家庭交换物品。此后,“以粮为纲”的政策使京西稻的生产受到国家重视。70年代后,京西稻由北京市粮食局统一上交粮库。到了80年代,京西稻的种植达到顶峰,据介绍,京西稻没有上市场柜台供应,而是以特供及团购方式,成为国家重要活动和北京各大宾馆饭店常用的大米。

北京市植保站粮经作物科负责人告诉记者,京西稻之所以品质好,优越的自然环境功不可没,海淀是大陆性温带湿润季风气候,年平均降水量695.4毫米,大都集中在七八月份,昼夜温差大,营养物质积累多,空气清新,非常适宜水稻的生长。而浇灌水稻的玉泉山水水质纯净,清澈甘洌,且有甜味,滋润了肥沃的稻田。

在北京,种水稻的历史甚至可以追溯到“幽州”时期。但是,真正形成驰名中外的京西稻还是在清代。1692年,康熙第二次南巡后把他精心选择的稻种带回北京,在玉泉山试种,这就是京西水稻种植的开始。京西稻是我国农业历史上唯一由皇帝亲手种植过的粮食作物,备受康熙、雍正、乾隆三朝皇帝重视。

在海淀区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申报表上,专家这样定义京西稻:“京西稻,是指北京西郊万寿山、玉泉山周边地带生产的优质粳型稻米。米粒圆润,晶莹明亮,富有油性。”而如今,万寿山、玉泉山周边早已经不产稻了。六郎庄也曾是清代京西稻试验田的代表,附近的海淀公园里至今还保留着一小块稻田,每年都会举办插秧和收获的仪式,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。目前,只剩下上庄镇的1600余亩地还在承担着京西稻的传承重任。

稼穑之辛

最老稻农今年81岁

离收获还有半个多月,上庄镇这片水稻田仍旧是一片绿色,站在整块田地中间位置,四周的边缘都能看到,不时有飞鸟从水稻上空低低掠过。

相传,康熙引进南方稻种,亲自试种,培育出京西稻种植最早的品种“御稻米”,乾隆也引进南方稻种,育成“紫金箍”,这两个品种在京西稻的生产上使用的时间都长达200余年。达尔文曾经将“御稻”视为世界良种编入《动物和植物在家养下的变异》里。但现在稻田里种的已经不是当年的品种了。北京市植保站粮经作物科负责人告诉记者,目前上庄镇种植的水稻主要品种是越富,这是上世纪70年代从日本引进的。

81岁的刘世明是上庄镇东马坊村人,从成立人民公社初期开始上任当“村官”。他种了几十年的水稻,如今手里还管着100亩地,是上庄镇种稻农户中的“最老人”,京西稻由有到多、由多到少、由少到精,他全都经历过。

育秧、插秧、分蘖、打包、灌浆、收获,每年从三四月开始的一百七八十天时间里,白发苍苍的刘世明就守在这片水稻田里。“现在是灌浆期,就是让米粒儿长满,”他随手捏了捏一颗稻穗,判断目前已经成熟了80%至90%了,“大概还得半月二十天就熟了。”

在刘世明看来,如今的水稻种植跟以前有不小的区别,平地、插秧、收割等大多数人工活儿都被机器代替了,育秧的方法也在变化,早先的水育秧变成了半旱秧,原来的大田育秧,也替换为塑料棚膜覆盖保温育秧。“人工插秧讲究‘八三,”刘世明口中的“八三”是秧苗之间的距离,即行距八寸株距三寸,一米长的田里要插十一堆儿秧苗,一亩地要插一万八到两万堆儿,每一堆儿有三到四棵秧苗,以利于水稻分蘖,“这样种的苗,通风、采光条件都很好,自然就长得茁壮。”水稻成熟以后,用机器收完,直接就能装口袋拉回家了,而以前,人工割完以后,先用“刺滚子”(即小型打稻机)打,然后还得拿簸箕扬。

对于今年的产量,刘世明心中很有数,“一堆儿有十个穗,就有产量了。”他衡量有产量的标准是一亩地超一千斤。随手数了数,路边的几堆儿有十个穗的,也有八九个穗的。“今年不错,秀穗前后都是晴天。”刘世明说,水稻是自然授粉,受自然因素影响比较大,阴天、风少就会影响授粉,空粒会比较多,严重的时候一亩地能因此减产200斤。但亩产一千斤是毛重,打成米后只有六百斤。

品质之珍

承载着童年的记忆

“京西稻米香,炊味人知晌,平餐勿需菜,可口又清香”,这是老北京的歌谣,描述了京西稻的口感是可口又清香。北京市植保站粮经科负责人告诉记者,京西稻最主要的特点就是当年新米当年上市当年吃。六郎庄地区一些上了年纪的人小时候听老人讲过,慈禧太后爱吃京西稻。有史料记载,慈禧太后每次传膳都要128道菜肴,京西稻、南苑稻等是她指定的白米饭。而早年间六郎庄的主妇做饭时,会将一点金贵的京西稻混合在小米中一起蒸,叫作“二米子饭”,熬出的粥,则顷刻间上面就会结一层米皮。

但由于种植面积越来越小,当年的皇家贡品并不容易吃到,即使是北京市民,在市场上也很难买到京西稻米。记者从北京邮政商务投递局了解到,今年已经与京西稻米签约,京西稻首次面向40个小区定向直供。从现在起,市民可以到邮局订购,等到10月下旬稻米成熟收割后,经过两三天时间的晾晒、包装后,将有绿衣信使送货上门。昔日的皇家贡米价格不算便宜,三个品种的价格有所区别。其中,305和御稻小丁的价格不相上下,10公斤装的价格为198元;越富稍贵一些,10公斤装价格为256元;而生态糙米最贵,同样是10公斤装,每箱最高卖到了380元,相当于38元一公斤,几乎是305的两倍。而在超市里,普通的东北大米大概五六元一公斤。

“再贵也要买一点。”今年56岁的王先生是土生土长的北京人,对于他来说,京西稻不光是一种食物,还承载着深刻的童年回忆。小时候他家就在六郎庄一带,出门就能看到稻田,“新米一下来都舍不得蒸米饭,我奶奶就用它熬粥,粥有点发绿,非常好喝。”

发展之困

受制于水无法扩产

水稻自然离不开水。据中国农业大学农业史专家杨直民介绍,北京地区的水稻种植基本都是傍着河流走的,比如白河、永定河,即所谓“龙王地”,六郎庄的京西稻用的是玉泉山和西山的泉水灌溉。在上世纪50年代,地下水资源丰富,海淀还有不少自然喷泉。海淀区植保站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1963年,伴随着上庄水库的修建和京密河段的引水,水稻的种植中心向海淀北部发展。1965年,海淀区北部地区京西稻的种植面积超越了南部地区。二十世纪八九十年代,京西水稻发展进入鼎盛时期,曾经达到12万余亩。

但从本世纪开始,由于水资源缺乏,京密引水不再供应农田灌溉用水,京西稻的面积开始急剧减少。从上庄镇提供的资料可以看出,1985年水稻种植面积达到历史最高峰,之后开始波动,而2000年前后,曲线图出现了一个巨大的下滑,从20000亩左右急剧减少到5000亩以下。到2006年,海淀全区水稻种植面积已不足4000亩,其中上庄镇有3018亩。

记者从北京市农业部门获得的数据显示,北京属资源型重度缺水地区,2011年人均水资源量仅119立方米,远远低于国际人均1000立方米的缺水下限。2000年以来连续干旱,2000-2011年年均降水量仅497毫米,年均水资源总量26.81亿立方米,每年水资源缺口超过9.19亿立方米。在水资源日益紧张的形势下,农业用水逐年受到挤压,由2001年的16.5亿立方米下降到2011年的10.9亿立方米。

如今的京西稻,再也喝不上玉泉山的水了。刘世明告诉记者,浇灌1600多亩水稻田的水来自上庄水库。“雨水多用的水就少,雨水少用的水就多。”尽管是水稻,但也不是每时每刻都需要泡在水里,各个阶段对水的需求量并不一样。插秧以后要浅水,因为苗小,水一大就淹了,这个阶段大概需要半个月时间;到了分蘖期,更不能浇深水,因为分蘖是在根部进行,没有空隙就不能分蘖;而打包期对水的要求比较高,这个阶段相当于稻穗的怀孕期,需要有充足的水分;到了灌浆期以后,要见湿见干,因为这个阶段早晚天凉,如果地里有水就会降低温度,水稻就会停止生长,从而影响产量。

水资源受限注定京西稻很难再恢复昔日盛况,如今它的定位已经从普通粮食作物向高端礼品方向演化了。上庄镇在给京西稻建立标准化的同时,开始在它的生态旅游功能上做起了文章,1600亩京西稻更像是大公园里的一处景观,作为一个符号记录下农耕文化在京城越来越远去的背影。

京西稻旧事

发端:三国开始建渠种稻

海淀一代种植水稻始于三国曹魏时期,至今已有1700多年。据《三国志》中记载,魏齐王曹芳嘉平二年,刘靖在漯河(今永定河)上拦水修坝,建造车厢渠,“灌溉蓟(城)南北,三更种稻,边民利之。”直至元代水利学家郭守敬开通通惠河后,充足的水源很好地保障了水稻的生长,两岸农民才开始大面积种植水稻。

形成:康雍乾悉心经营130年

公元1692年,康熙在南巡后,将带回来的稻种在玉泉山试种,这是京西水稻种植的开始。一天,康熙在巡视稻田时,发现一株鹤立鸡群的稻子,它“高出众稻之上”,而且颗粒已经成熟。这使康熙喜出望外,把它作为种子加以收藏。到第二年试种,果然又于六月早熟。史载,这种早熟的新稻米色微红,气香味腴。因为产在宫内,又是康熙皇帝亲自发现和培育出来的,所以称为“御稻米”。

乾隆皇帝也很重视京西稻。下江南时带回水稻品种“紫金箍”,种在二龙闸到长春河堤一带,生产出的稻米专供宫廷御用,成为御用稻米供应基地。至乾隆后期,京西稻的种植已达到一两万亩。历经康熙、雍正、乾隆祖孙三代130多年的经营,完成了京西稻的形成过程。

重塑:毛泽东找“御田胭脂米”

1954年,毛泽东在读《红楼梦》时,看到写贾府的庄头乌进孝进贾府交租,常用米千余石,而专供贾母享用的“御田胭脂米”只有“二石”,这引起了他的关注。他让农业部查了“御田胭脂米”的产地,之后给河北省委写信:可否由粮食部门收购一部分“御田胭脂米”,以供中央招待国际友人。

但毛泽东寻找到的“御田胭脂米”,已经不再是康熙的御稻了。从乾隆开始到20世纪50年代,京西稻品种变成了乾隆下江南时带回的“紫金箍”。而且水质的好坏直接影响稻米的可口程度。乾隆曾随身带着小秤,去各地时都要称当地的水的重量以品别水质。

本期策划张旭光姜薇

本版撰文晨报记者肖丹

本版摄影首席摄影记者蔡代征


相关阅读:
保定3D培训 http://www.qingmeiit.net/

【责任编辑:admin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