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 > 特色乡镇 > 正文

从估值一亿到一夜分家的创业故事

来源:网络 作者: 时间:2018-11-29

从估值一亿到一夜分家的创业故事

从估值一亿到一夜分家的创业故事


从估值一亿到一夜分家的创业故事


【百读社免费微学一小时】人与人之间最大的区别来自晚上八点到十点。So,百读社定期晚上8:30-9:30在线上邀请嘉宾分享互联网、电子商务相关的知识、行业案例、实践经验等等...与志同道合的伙伴一起分享、一起学习、一起进步。在百读社公众号回复“我要学习”,即可加入微学群一起学习。



本文来源:36氪


不知从什么时候起,泡面吧在氪加上的介绍变为了“曾经存在过的一个教育产品”。

半个月前,这还是一家估值过亿的公司。

转折的节点出现在泡面吧即将签下A轮termsheet的前一晚,6月17号,几位创始人因为最终没有厘清股权分配的方案,导致了现在我们所见的团队决裂。

这里简单概括一下泡面吧的整个历史:事情要回溯到泡面吧最早出产品原型的时候。事实上,这个和Codecademy很类似的产品代码最初是由92年出生、在伊利诺伊香槟分校读计算机专业的俞昊然写出的,后来陆陆续续的有人参与过产品的开发和迭代,直到昊然所说的第8号成员严霁玥、第10号成员王冲的加入,团队才有了固定的三位合伙人。霁玥的角色是负责公司行政,而王冲因为此前在投资机构的经历,就负责内容、BD和寻找融资。

去年拿到天使融资之后,王冲和霁玥分别休学和放弃了原来的工作回到国内,专注在公司的运营,昊然因为要完成学业,继续留在美国。直到近一个月,泡面吧开始寻求A轮融资,有四家VC给出了termsheet,其中最高的条件让泡面吧的估值超过了一亿。

但就在签termsheet的前一个晚上,王冲、昊然和霁玥因为意见不合起了争执,导致最后相识五六年的伙伴决定分家创业。那么当晚发生了什么?为什么最后走到这一步?36氪和两个当事人王冲、俞昊然都聊了聊,下面我们会把王冲向36氪还原的事件经过版本,以及昊然、还有他委托来还原事实的杨斌的版本都写下来,从双方各自的角度来还原事件。

王冲所说的版本

当天晚上,就是上上周,17号的晚上,大家在公司讨论要拿哪个termsheet,就定下来了哪一家。最后就开始一条条讨论那个细则吧,然后最后就说到了股份。

在这边我的股份现在是最高的,昊然大概有20%的样子。(注:王冲后来说具体的股份是他占30多,昊然20,期权由王冲代持。)

因为最早最早,这个项目是从昊然手里出来的,就是产品原型是从昊然手里出来的。然后他写了一个类似像天朝田亩制度的这么一个东西,规定以后大家基本上股份是类似平分的。我觉得这个东西是不太成熟的想法,因为我之前做过投资,知道这样会造成一个比较不健康的股权比例。

但是最后呢,天使投资人那边也有要求,(说要一个全职的可以在国内创业的人创业,但是昊然还要在美国完成学业),所以当时为了拿钱,大家一拍即合,(就同意了这种分法,我是大股东)。这一点当时大家都是承认的,都没有问题的。

但是因为最早有这么一个平分的设想,所以当晚最后我有一个想法是,下一轮拿股份出来的时候,就先从我这儿拿。从我这儿拿完、我和昊然一样的情况下,再从我和昊然这儿一块拿。昊然和我这拿完的情况下再从霁玥那里拿,这样其实大家最后也差不多嘛。因为我觉得在这样一个团队里头,昊然和霁玥始终配得上更多的股份。也是我做出的一种妥协吧。

然后当天晚上昊然就提出来说,“诶,我为什么不能当最大的股东?”我说没有问题,但我想你干嘛要今天提出来啊?你回来都一个半月了是吧。

然后他说,不,咱们之前说的是股份对调。我当时就觉得很郁闷,因为我和所有人说的都是,我们最后平分这个股份的,包括霁玥也一直很冲动,当时她就说大家不一直说的都是平分嘛,那你有这样的想法没有问题,为什么不早提出来呢?在这样一个关键的时间节点上。

然后昊然就说,那你们还认不认其实我是现在这个项目的创始人,我在全面主导着这个项目?霁玥当时就比较冲动吧,当时霁玥说了这么一句话,她说“冲现在比你重要,将来来说冲比你更重要。”

昊然完全就怒了,怒了以后他左手拿着一个显示屏,右手拿着一个键盘,说我不干了,你们自己玩儿吧,然后我们就怎么劝就都不听,非要下楼。我们是在旁边租了一个老的民居当我们员工宿舍,他就回宿舍了,其实特别方便,三分钟能到。我们怎么拦都拦不住,就让他回去了。

回去以后大概有15分钟的时间吧,我就在这里劝霁玥,包括杨斌,杨斌他也在,当天晚上是我们四个人。我还是劝霁玥不要伤心啊balabala的。

后来过了15分钟,昊然回来了,他回来之后说了这么一句话:我脑袋一热,做了几件比较激进的事情。这是整个故事最高潮的部分。

他说,第一呢,我把github上所有的代码都删除了,只有我自己一个人有副本,第二我把teambition上的所有项目给删除了,第三我把咱们全体员工所有的邮件封锁了,第四我写了两封邮件,第一封是发给全体员工的,第二封是发给我们遇到的所有投资人的,里头历数了王冲,作为这个在最开始成立公司的时候,怎么伙同我们公司的天使投资人一起对我进行诬陷,想把我踢出局这么一件事。

然后这两封邮件会在一个半小时之后发送,现在大家坐下来一起谈。

然后我当时的心就像死了一样,我突然意识到,这不是你昊然在十五分钟之内能做的一个事情,这是一个精心设置的一个局,这一定是有一个剧本的。然后这时我也意识到,今天晚上吵架,不是昊然和霁玥之间吵架,而是很久之前准备好的,昊然在和我在作对。这时我心里特别特别难受,特别特别难受,(就是这两周其实对我成长很多)。

然后出了这个事以后呢,霁玥后来就一直在哭了,往后大家又说了很多的事情。昊然大概就是一个意思,他下半年要回国上学,第二他要当CEO,第三他要控股。我说昊然,这三条是不可能同时实现的,这是一个比较幼稚的一个想法,然后他不觉得,这个项目就是他的,是我从这里面把它给夺走了等等等等。


然后他还针对于我们当时的天使条款里有这么一条协议说事,因为他不愿意放弃他的学业,ok,他要读书没问题,我们当时投资协议里有这么一条,是对他有限制的,就是第一他今年6月30号之前要回国,第二允许他下半年回去完成毕业,我觉得这就行了。如果他不能遵守后的话,已经兑付的股份他就拿走,但是后面的他就拿不到了,我们再另找一个CTO。其实这个就是为了让他回来,是投资人王晟他们当时提出来的条款。


其实还是我说的那句话,投资人凭什么投你一个兼职的人?凭什么让一帮全职的兄弟和你一个兼职的人去干呢?所以我和霁玥说牺牲就牺牲了,我说休学我就休学了,然后霁玥在美国毕业了以后,是有一份教师的工作的,工资很高,一年有四个月的假期。但是当时我在群里说,天使已经差不多了,过了半个小时以后,霁玥就拍了一张机票出来,是飞回北京的机票。霁玥说:“姐辞职,回国。”就这么仗义,这么痛快。唯独昊然他不休学,说他属于一个学术之家,要给父母一个交代。

所以昊然后来就说这是王冲和天使投资人设立的一个条款,目的是把他为了踢出去。我说把他踢出去有什么好处呢?现在形势一片大好对不对,我A轮都快拿到了。然后他还是说不行,股份的事情不解决好,termsheet他就不签字,因为A轮termsheet需要所有股东签字。

当时我也就不想再说什么了,因为我知道这是一个精心设计的局。

其实我后来还是略显被动的。因为当天基本上大家就反反复复在聊,在吵,从十点钟到第二天的凌晨三点半,大家都在说这件事,反正最后大家也没有达成一致,然后当天晚上下特别大的雨,杨斌就和昊然回员工宿舍了,霁玥就开车送我回国贸那边。

事情发生以后,基础员工和昊然他们吃住都是在一起的,后来我了解到昊然给他们说了很多很多负面的消息,包括他说了什么,他说投资人和他站到了一起,然后说什么王冲大势已去啊,反复在给他们灌输。我觉得这个是我没有立刻去和员工去沟通到的。

后来的事情就是我们和投资人一起协商,但是基本上大家第一天讨论同意的东西,昊然第二天又给推翻了,然后最后最后投资人都忍无可忍了,说昊然怎么可以每一天都在欺骗每一天都在欺骗。

然后昊然还说过这么一句话,他觉得我和霁玥应该引咎辞职,念于我和霁玥对公司的重大贡献,然后会分给我和霁玥一个点到两个点的股份。我觉得坦诚的说,我认识昊然也五年了,他之前不是这样一个人,我对他很多方面还是很认可的,包括他的能力等等。其实真正的始作俑者是他背后的人,我相信他从美国回来,看到公司的情况是有一个心理落差的,又有别人在背后怂恿,最后才有一个走火入魔的状态。

和昊然聊的时候,我问他能不能还原一下当时的场景,他让我直接问他问题(后来他又委托杨斌向我复述了一下经过,杨斌所说的内容写在下一部分),所以下面是我和昊然的对话:

问:我看你在公告里写,王冲最初有65%的股份,这是为什么?

昊然:王冲的版本是这样的:这么设置股份是为了迎合天使投资人的需求,必须由一个在国内全职做的拿大头,不然就不投。


天使投资人的版本是:需要一个人在国内全职做,比例由团队内部自己协定。


王冲之前曾多次变更说法,比如期权池一事,先后有15%、10%和20%三个协定。另外,当时签天使时,我曾和王冲达成口头协议,可以对调,即由王占大头我占小头,调整成我占大头王占小头。

签天使时,有几条协议是专门针对我的。比如我必须在六月底之前回国全职做这个事,否则他们可以完全剥夺我的股份。就这个事情,我们签协议时曾多次Skype交流,我也提出这么签不行,因为双方都知道我要12月才毕业,不可能提前到六月回来全职。但是最后还是签了,这是违背协议的。所有这些协议都是在邮件里可以查询的。

问:现在你不能全职做,对项目会不会有很大影响?

昊然:我办了休学,会在国内待到整个项目正常运作,离了我也行的时候才会去美国继续完成学业。之前我在美国兼职创业的时候,工作量上能顶3个工程师,除了技术,产品和市场大部分也是我在负责。


王冲之前对外的一些数据是不实的,三个月时间,泡面吧的估值怎么可能从600万变成1亿,一下翻了16倍?现在我们做A轮,我之所以要叫停,一是我们不需要这么多钱,二是天使阶段就有太多没弄清楚的,比如伪造签名。(注:后来我问了王冲为什么要融这么多钱,王冲说因为他也做过投资,多少能感受到现在资本市场的一个情况,他能判断说上半年在线教育很热,也有资本投很多资金,但是到了下半年就会冷下来,进入过冬的状态,所以他认为作为联合创始人他在这个还可以融到这么多的资金、拿到高估值的时候为公司拿到这个条件,其实是很不容易的)

下面是杨斌所复述的场景

当天晚上九点多钟吧,大家就坐到一起,然后好像是王冲这边主动先提的,说我们这边形式一片大好,拿到了termsheet,我们需要来聊一下股权这些的东西了。

王冲说这一轮稀释是从他开始,一直要稀释到比昊然多1%,就停止,然后两个人再一块稀释,再向下就再稀释严霁玥的。

然后当时昊然就提出来,到底是谁占大股?王冲的意思就是说,他自己占30%多,但是代持了一部分,昊然占20%,霁玥占10%。然后说完之后,昊然提出来说当初可不是这么说的,为什么不是说好的我当大股东呢?

昊然说是天使这么要求原来的股份比例的,但是说好到了A轮的时候会调过来,就说了这么一句话。然后王冲说他们没这么说过。所以看得出来王冲和昊然对同一件事情的描述是截然相反的,所以我自己的判断是,他们两个人当中有一个人撒了谎,但说实话我至今也没有证据说他们两个当中到底是谁说了谎。

后来他们谈不拢,当时昊然就收拾他的电脑和键盘,已经是哭腔了,往外走,我还记得他的原话是“我爸说的没错,你们就是欺负我”,可以说是一边哭着一边走出去了。当时我就觉得一个92年、一米九这么个个子的人说了这样的话,当时就有些心疼。

包括后来我们私下聊天的时候会讨论说,创始人会不当大股东?大家就觉得很奇怪。

Update:应昊然要求,我把他在文章底下的评论加到文章当中来,下面是他的一些直接回应:

关于王冲说法中签 ts 的问题:我从来没说过股权的事情不解决好,我就不签 A 轮的 ts,我的表述一直是,“如果不给天使投资人、A 轮约谈的投资人说实话,我是不会签字的;同时,财务、法务存在甚至可能涉及刑事案件的问题,必须先弄清爽了才可以”。另外,在这也补充一点,王冲做媒体接洽说的假话,我一直在给他擦屁股,到今天网上都还有一堆稿子没换干净,前不久不得不出了一个文章来解释这些问题;在法务上,一个早就告诉我去做注册的商标被人在关键大类抢注了;财务上,实际花销怎么算都算不出现在花的这么多。各位读者,作为一个多少懂点法律的人,不难判断出如果签了 A 轮 ts,后面调查有任何可能性通过吗?恐怕过桥贷款都得连本带利还人家吧?

关于和员工沟通的问题:沟通当天晚上,实际上王冲已经表示要和解,我这边也就基本同意了,后来我回去和员工说:达成了和解,大家都很愉快,对于不规范的事情,我们都已经决定好会规范下来,大家后来一直在人大边上避风塘聊天到天亮;我也一直和员工说,当天晚上是我设计的一场戏,就是让王冲重新能认识自己在团队中到底做了多少贡献,应该是什么位置,大家当时还开玩笑说我是“俞导”。第二天王冲去和员工沟通完后,大家心情反而很低落、很绝望一个个打电话找我谈话,说我不厚道,大晚上回去和大家在住处旁边天桥那一点点梳理清楚,才算是弄了个明白,大家都是理科生,列举事实作出判断对于团队成员来说,没成为什么大问题。大家除了现在偶尔被一些“无秘”里面的消息恶心一下外,还都是在一起开心的赶checkpoint的。

我们和投资人一起协商这个事情属实,之前一天达成了一个方向性的约束,我也认可这个方向性,并且和投资人说了需要进一步商量细节。第二天,为了保证事情做的合法,我带着律师去,当时现场一位投资人说了一些很抵触法律,甚至有些违背天使投资人本性的话(当然,事后他们道歉了,也就不需要太多追究)。对于之前一天晚上电话里说的框架,我们并没有提出修改,但是细节,当天我们没有达成一致,我和王冲约定 27 日再谈。26 日,我专门在微信找王冲约时间,他说需要和霁玥商量,此后一直到周五 24 时都没有再回复我。在这种情况下,我们才最终宣告和谈失败。

我主观上的确认为王冲和霁玥应该引咎辞职,但我并未认同“重大贡献”。如果大家不介意,王冲如果也愿意,我觉得可以让王冲自己列举下自己的工作具体一共有多少,然后大家可以找个代表人照着他邮件一一验证,然后我们可以再帮他计算下应该花费的工作时间。这样,或许所有人都可以明白他是否是有“重大贡献”,还是他实际上对项目造成了重大损失。在霁玥的问题上,我觉得我就更不用赘述了。之前的评论中已经明确描述了那些失职的行为和相应的损失。

刚才员工打电话提醒我,让我说一下:github 上代码当时的确删除了,但是所有技术员工手里都有大部分代码,王冲作为非技术人员在没有我允许和签字的情况下,在后来和天使谈判过程中声称自己有(获取来路不明的)老一些版本的代码,这违反我们的技术规范,也可能涉嫌窃取商业机密。其次,teambition 上所有的项目都好好的待着呢,员工很容易验证,我相信,如果必要 teambition 的 CEO 齐俊元应该也会愿意帮我验证并且说明一下的。邮件不存在封锁一说,当天按照原计划就在要求加强密码强度,只是王冲很久一段时间没在公司,不知道当时的事情,除了有一个同事的密码重置后不是名字全拼外,当时修改密码前,大家密码都变成了拼音全拼。继续说,当时的确有两封邮件,在当场我也陈述了,一封是会自动发给天使投资人的,一封是会自动发给 A 轮接洽投资人的,里面内容是关于之前谈投资期间,撒的谎和应该的事实,以及公司真实的发展计划;但是因为后来王冲表现出和解的态度,并且表示愿意一起去和投资人当面解释清楚,我才让另一个员工卡住邮件没有发出。如果有必要,两封邮件回头也可以披露,都带着时间,在邮箱的草稿箱里躺着呢。

各种先斩后奏,关于公司的问题各种骗我。到现在我都还是一个合同或者协议上的字都没签过的状态。而且当时霁玥还给我发了邮件,让我 copy and paste 确认允许她代为办理,但必须委托人(也就是我)自己签字我自己才认可。结果后来字都没签就告诉我办完了,等我回来才给我看个伪造了签字的投资协议的具体版本,然后告诉我当时邮件里写委托人的意思是“被委托人”,是漏了个字……然后我各种抗议就被他们说成小孩不懂事,要拿 A 轮就得按照原来撒谎版本继续撒谎;去合肥到我家,还和我父亲说要保持口径一致,一起撒谎,不能让人知道我还在读书,不然 A 轮就进不来了。有的时候一回想,真有点生气,我父亲作为一个大学老师,天天告诉那些硕士、博士要坦诚做人,凭什么要为两个“骗子”的面子来统一口径,简直胡闹。

后话

你可能会想,为什么36氪要写这么一篇文章?这是一篇八卦吗?不是的。其实从我的角度来说,我想记录一家我报道过的公司它完整的生命历程,为何最终它在即将闪耀的时候,又突然失去光芒,发生了所有人意料之外的事情。我想弄清楚这里面的前因后果是什么,参与其中的人的心理因素是什么,以致有最终这个结局。

总结来看,最关键的可能就是天使轮的协议到底是怎么签的,以及那个口头协议到底是怎样的?结合我自己听过的一些经历,觉得创始团队之间的利益权责分配,最好是能在关键时刻来临前,有一个清晰的纸面协议,不然后果基本无力回天了。

另外对于这件事情本身,我的想法是,不可能有人可以下道德判断,但是在商言商,既然选择了创业,就应该想到所有的一切必须也只会按照成熟的商业逻辑走下去,哪怕它有现实或者很残酷的一面。所有人都只能选择面对、迎击,要不,就选择离场。

目前王冲和昊然还没有达成最后的解决协定,还是希望他们可以妥善顺利解决这件事情。

感谢我的同事leon和@truant同学对这篇文章的帮助,没有他估计我也完成不了第一次写这种文章的尝试。


百读社baidu_she


从估值一亿到一夜分家的创业故事

如果你看完这篇文章有收获

就“按指纹”打赏我们家的小编吧!


动手点点阅读原文,有惊喜哦!

【责任编辑:admin】